LAPTOP

房东去香港,回来给我带了很多著名香港IT的杂志,突然在PCMarket最后一页发现这周香港的DELL大降价,我心仪已久的Inspiron 6400降到了6100HK$!

OMG,我是即高兴又…

为什么新加坡DELL没有这个优惠

我该怎么办

等新加坡也降价 不降怎么办 降的不够多怎么办

我真的需要一个台机器来继续我的开发,实现我的很多想法

COPYRIGHT

说说我所了解的新加坡IT现状。

包月宽带(Broadband)费用大概是中国的二到三倍,低于平时消费的五倍。这应该是三大电信服务商竞争的结果。

无线接入点(Wireless hostpot)非常多,几乎可以随时随地接入。但都是收费的,一般10 S.$每月。听说政府在建覆盖全国的免费无线网络,年内完工。国家小也有好处阿。

网吧(netcafe)超级少,基本找不到。配置超级差,基本上也就能玩起来war3。

费用超级高,大概10RMB一小时,和我八年前高中时上网的费用相当。

这可能是家家有电脑的关系吧,人家薪水是中国的五倍,电脑价格又和中国一样(不信 去dell.com.cn和dell.com.sg比比看)。网吧的运营成本也应该非常高,因为版权的问题,网吧清一色英文WIN98,除了war3和cs没有别的单机游戏。

恩,新加坡政府很重视知识产权,也许是这个原因导致IT发展缓慢,这个后面讨论。

我所在的实验室的电脑只有几台安装了MS Office,其他用Star office,有的连Star office也不装,Star office也不便宜的阿。公司的IT讲,政府会经常到公司检查,所以在新加坡做个公司的IT也会比较累,每安装一个软件都要读完它的License。

题外话:有一点要说明,压缩解压的软件在国外并不流行。ZIP还有见到,RAR根本就没有,所以不要尝试MAIL一个RAR文件给老外,最好是原文件,至少也应该是Zip(起码WINME就支持了)。

在森林大厦买台电脑,就一个空操作系统,连个杀毒软件都没有。不像在信息城(青岛)买了以后Office之类的齐全,还帮你Copy上几十G电影音乐游戏。说什么呢,这样做会养成人们不注重版权的习惯,但也加速了中国IT的发展。

独立日

今天是新加坡的National Day,沾光放假一天。

料定今天外面人超级多,所以我就呆在家里不去凑那个热闹了,反正也不是我节日。

这些天,经常可以看到武装直升机,拉着一面大大的星月旗围着整个岛转悠,新加坡政府看来很有钱。

昨天晚上也有打算去看焰火表演,但是很多人都没时间,改周六了。

说到节日,昨天是中元节最后一天

到处摆着烧纸钱用的大铁桶,路边上也插遍了香和蜡烛。

每个组屋(政府建的住宅区)下面搭起大棚,舞台,请来不知名的歌星,大唱三天。

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什么七月鬼门开,需要超度之类的。

在国内的时候我怎么都没听说过?看来社会主义把封建迷信铲除的差不多了。

不负责任的说一句:新加坡没一个人不迷信的。 (只这一句不负责任)

几乎所有人都信教。基督教,佛教居多,也经常看到黑纱蒙面的回教徒。

超级气派的寺庙遍布全岛,可不是什么文化遗产,大多数都是新建的。

上次跟一个信佛的同事去参观,好家伙,三座宏伟的宗教建筑并排建,一座中国式的寺庙,一座印度庙,一座是同事的信仰宗教的“佛堂”。

具体叫做什么教,我也说不清楚,按内容应该说是道教,他们一个劲的给孔子老子叩首 叩首 叩首。

去“佛堂”参观,也要跟着鞠躬,对孔子鞠躬四次,再对近代的一些名人,鞠躬四次,然后再…

要是真的被那个用相对论科学的解释神的存在的大师说服了入教的话,我每个周还要去磕头N次 形式主义!

(他告诉我:有生就有死,有人就有鬼,这就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宗教拿来作为政府的维持社会稳定的工具的确不错,几乎所有的都是教人行善。

对于那些没有时间用科学知识来充实自己知识结构的人来说,信教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出现了一些自己无法解释的现象,推给神就可以的。

但是,靠欺骗来使人行善(至少不做坏事)的做法,总是感觉有些不妥。

人做坏事最大惩罚莫过于拉去枪毙,但总有些人并不怕死。所以宗教里面引入灵魂的概念(脱离物质而存在的意识)来告诉人们,你死了并没有完全结束,你还会得到审判,去天堂或者去地域(基督教)。佛教更狠,你还有轮回转世,你现在做坏事没问题,你还要为你下辈子想想。这样,使人在想要做坏事时有所顾忌。

我感觉这是在欺骗,尽管它有它有的益的一面。

其实,我也想不到更好的让不怕死的坏人有所顾忌的方法,告诉他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东西,要好好珍惜应该是个方法。

回到正题:我为我生在中国而感到幸运,因为我被灌输的是没有漏洞的方法论和(用这个方法论验证是)正确的世界观。

Birthday

今天我生日

昨天同事买了蛋糕,在公司的办公室替我庆祝。一个字,感动!

上周末去了新加坡的东海岸。

算起来,毕业一年都没再见到海,真的很怀念,怀念栈桥上湿湿的空气,怀念校报的老师们,怀念可爱的同学,怀念校门口的炒拉面,怀念图书馆里被我蹂躏坏的那几本书,怀念那几个一起颓废的好朋友。

那天,我望着大海坐在沙滩上一直到天黑。

前几天我的BLOG被封掉了,原因是我忘掉给绑定的域名备案。备案好了,现在又可以了,这要多谢村长帮忙呢。